望远

成为一个勇敢豁达的男孩儿。

彷徨

我现在的生活像是被凝固了一样,每天要做的事情都是固定、重复的。

一方面,我对此感到厌倦。觉得单调、乏味、意志消沉。但另一方面却又安于现状,或者说是逃避现实、并躲避在一面墙的背后。在那里,我好歹可以控制我自己。

最近耽于改变,害怕承受不了未知变数可能会带来的焦虑与不安。从上一次努力向未知世界勇敢踏出一步到现在,大概花掉了我半年时间,才从一场风波中狼狈的逃出来。说实在的,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敢确定自己的内心是否已经真正平静了下来——每当夜深人静,天空中又飘起了雨,我带着耳机独自走在回家路上,用快要燃至手指的烟头续上下一根MEVIUS的时候。那曾经几乎已经褪去的暗流,还是会泛着余波搅动我的眼眶。

是的,我正受困于一阵彷徨。这种感觉虽不强烈,但却绵长。绵长到甚至会让你觉得生活本该如此。

我应该去找释迦摩尼了,
问问他我今年几岁,
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个勇敢豁达的男孩儿。

哦对了,
那晚的月色真美啊。

《乡土中国》费孝通

爱情,好吃,是欲望,那是自觉的。直接决定我们行为的确是这些欲望。这些欲望所引导出来的行为是不是总和人类生存的条件相合的呢?这问题曾引起过很多学者的讨究。我们如果从上面这段话看去,不免觉得人类的欲望确乎有点微妙,他们尽管要这个要那个,结果却常常正合于他们生存的条件。欲望是什么呢?食色性也,那是深入生物基础的特性。这里似乎有一种巧妙的安排,为了种族绵续,人会有两性之爱;为了营养,人会有五味之好。因之,在十九世纪发生了一种理论说,每个人只要能“自私”,那就是充分的满足我们性里带来的欲望,社会就会形成一个最好、最融治的秩序。

《镜中》 张枣

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

梅花便落了下来


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
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

危险的事固然美丽
不如看她骑马归来
面颊温暖、
羞涩。低下头,
回答着皇帝

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
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
望着窗外,




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
梅花便落满了南山